渐渐地隐没了

  散文:打碗碗花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。散文:打碗碗花 作者:李天芳 打碗碗花 小的时候,离我家门前不远,有条水渠。这水渠从哪里来,往哪里去,我都说不清了。 只记得顺着水渠走去,穿过一堵破旧的土城墙,就可以望见碧绿的麦田,斑驳的菜地,以

  散文:打碗碗花 作者:李天芳 打碗碗花 小的时候,离我家门前不远,有条水渠。这水渠从哪里来,往哪里去,我都说不清了。 只记得顺着水渠走去,穿过一堵破旧的土城墙,就可以望见碧绿的麦田,斑驳的菜地,以及 呆呆地卧在那里的村子了。 最使人难忘的是水渠边那块荒地。 不知哪个朝代留下的石人石马, 怪模怪样地站立在荒 地上。因为无法耕种,它便成了小草和野花的世界,也成为附近的孩子们的宝地。在我的记 忆中,这宝地上的野花,总是灿烂,红、黄、蓝、紫,竞赛似的一茬接一茬,仿佛终年不断 ——除非小渠结冰了,雪花淹没了大地。 有一次外婆牵着我从水渠上经过。老远地就望见草地上新冒出来的野花开得一片粉白, 走到近处,才看清那花儿生得十分异样,粉中透红的花瓣连在一起,形成一个浅浅的小碗, 那“碗”底上还滚动着夜里的露珠。多么新奇、多么有趣的花儿!我挣脱外婆的手,蹦跳着 去摘那些花。不想外婆却急忙扯住我,连声不迭地说: “不敢,不敢,那是打碗碗花??” 好怪的花名呀,我第一次听到它。 “谁折它,它就叫谁打破饭碗。 ” 我被唬住了。花里头有好看、不怎样好看的;鲜亮的、不怎样鲜亮的,我可从来没听说 有让人专门打破饭碗的。我将信将疑地看着外婆,她脸上的神色是严肃的、郑重其事的,并 且絮絮叨叨地说起来,谁家的孩子打破了一只老碗,谁家的孩子打破了一只花盘,全都因为 这打碗碗花??她千叮嘱万叮嘱,让我当心,再也不要碰这打碗碗花了。 又有一次,一伙女孩在草地上耍亲亲家。几个大点的女伴,要我作她们的“娃娃” ,着 意地打扮我,七手八脚地往我的头上插花。我站渠边一照,水中间映出满头是花的我??那 一色的黄绒绒的小花,蝴蝶似地在我的头发上悠悠颤动。我大约以为那样很美,玩过之后也 舍不得取掉,洋洋得意地顶着一头的黄花回家去了。 走进家门,外婆大惊失色。她一边吼喊,一边扭动着小脚朝我跑来: “天爷爷呀,你不 想要头发了,咋敢把这秃子花戴一头??” 待我弄清, 这种叫秃子花的花蕊如果落在头发上, 头发就要脱落, 变成一个秃头的时候, 我的惊惧比听到打碗花大过十倍。 谁家的姑娘不珍爱自己的头发?何况是我——大人们常常 嘲谑地议论我,眼睛如何地小,鼻子如何地塌,脸又如何地像个柿子杷杷。只有一头乌黑发 亮的头发,倒是经常惹人夸奖。假若连这头发也脱光了,那我还有什么可宝贵的呢?我急得 差点哭出来,外婆一边麻利地拔掉我头上的花,一边把那些花朝树上的喜鹊扔去,咒语般地 喃喃说: “叫喜鹊戴花去,叫喜鹊脱成一个光秃秃去?? 过了一些时候,外祖母的警告和由此产生的不安,逐渐地淡漠起来,而好奇心却强烈地 鼓动我, 想要看看打碗碗花究竟怎么个打碗?秃子花究竟怎么个秃头?难道它真会使人手中 的碗叭地一声落在地上, 打得粉碎吗?难道它真会使人满头黑发一根根地脱掉, 变成一个秃 和尚吗? 吃饭的时候,我把一束打碗花藏在布衫底下端起碗,一声不吭地嚼着饭。我紧张极了, 真担心手中的碗会像变戏法那样骤然打碎。但一顿饭吃毕,那碗却安然无恙,丝毫也没有要 破的意思。我又用同样的办法得知,秃子花也并不伤害人的头发——这个重大的发现,使我 小小的心如释重负,我再也不肯听信外婆关于打碗花、秃子花的话了。倘若她再要提起,我 便自信不疑地回答: “打碗花——不打碗,秃子花——不秃头! ” 但我始终不能明白,人们何以要把这样一些丑恶的名字加给它们,须知那原是一些美 丽的、可爱的花朵呀! 我的母亲常常为之叹息,她因为无法照看我,不得不把我丢在乡下,让外祖母作了我童 年的启蒙教师, 因而把许多诸如打碗花、 秃子花之类古老的、 带着迷信色彩的观念灌输给我。 我被早早地送进了学校。 念书了, 自然没有许多功夫再到渠边和宝地上去。 随着年龄的增长, 关于打碗花、秃子花的事,也像黎明前的星辰,渐渐地隐没了。但有时候,一些完全不相干 的事,却常常触动儿时的记忆,使它突然蹦出来,变得十分鲜明。 有一天,我捧着一本书看,看得入神了,忘记吃饭。母亲走过来,拿过我的书,她瞥见 那书皮上的名字,顿时脸色都变了,惊恐万状地说: “你怎么还读这样的书?” 这是什么样的书,我并不完全清楚。只记得第二天的报纸上,赫然刺目的大字批判这本 书和作者, 以及别的书和作者。 “四害” 在 横行的日子里, 这样的文字充斥了所有的出版物, 让人看后,背透冷汗。 图书馆开始了大检查, 凡属这样的书, 都捡出来, 扔进火堆里去了。 母亲千叮嘱万叮嘱, 让我当心,再不敢贸然地乱读这些书了。她的焦急和不安,一如当年外祖母看见我手摘打 碗花、头戴秃子花一样,仿佛这书里每一个字都含着毒汁,一碰它就会使我浑身肿起来。 但是我忘不了那些书,它们是那样吸引我,打动我。尽管大火毁去这些书的大部分, 但仍然在青少年中暗暗流传。 每当这种时候, 不知怎的, 我会猛然地想起打碗花、 秃子花来。 难道这些书籍的命运也和这两种野花是一样的吗? 我因为胡乱地读书,也胡乱地偷偷地写起文章来了。这文章要让真正的作家笑掉牙。就 连我自己,每每看见它变成铅字的时候,总是满面羞愧。我们那里写文章的人常常说:别人 的婆娘,自己的文章——我可从来没有过这种自豪感。但是六十年代那场政治风暴中,它却 给我带来大祸。我们那个仅有几十人的小天地,因为再没有更多得“文化” ,便从我的那点 可怜的文章揭开本单位“”的序幕。 我更惊愕地看到,许许多多如庞然大物般的著作家们,因为他们的著作,一个个被削职 流放——将饭碗打得粉碎; 一个个被剃了脑袋——比秃头更难看的那种半阴半阳的头; 更有 严重者便进了监狱,丢了性命。 不知怎的,我又一次想起打碗花、秃子花来。难道他们被称之为毒草的著作,真的像 人们说的这种野花一样,使它的主人不可避免地要遭此厄运吗?假若这种危难也落在我的 头上,难道真是因为我儿时摘了那危险的花朵吗? 我格外地怀念起已经过世的外祖母来, 后悔没有认真地听从她的劝告。 我多么热切地盼 望,她能像从前一样,扭动着小脚跑过来,咒语般喃喃着,将眼前一场灾难化为乌有呵! 今天,这一切连同儿时的记忆,又一次变为遥远的事了。 我欣喜若狂地看到,那些被不公正地诬为打碗花、秃子花,而实际是带着露珠的、很 美丽的花朵,都得以在祖国的土地上,重新开放,自由开放。生活似乎在提示:真正的美, 具有不衰的生命,而不管你曾经把它称作什么。 花儿似乎应该竞相开放,不必再担心人们给它加上什么丑恶的、难听的名称。 培花人似乎应该大胆栽培,不必再担心手中花朵使他们打碎饭碗、秃了头发。 但愿我关于打碗碗花的记忆,永远成为过去!

上一篇:我第一次听到它
下一篇:打碗碗花告诉了我们什么道理?《打碗碗花》是一篇课文请问这篇文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